贫困地区搭上高铁“快车”-中青在线

- 编辑:admin -

贫困地区搭上高铁“快车”-中青在线

  开篇的话:

  作为世人瞩目的中国名片,中国高铁的横空出世,不仅仅将国人对于长途出行的恐惧感一扫而光,也不仅仅搭建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成渝等“2小时高铁经济圈”,更通过已经建立起来的“四纵四横”和即将建成的“八纵八横”,把中国的经济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以及制造中心紧密地连接在一起。令人欣慰的是,在高铁建设和运营过程中,建设扶贫、产业扶贫以及旅游扶贫等相向而行,appium,中国高铁为精准扶贫贡献了一份力量。本报特推出高铁扶贫效应系列报道。

  ■本报记者 袁元 李乔宇 向炎涛

  2008年8月份,第一条时速350公里的高铁线京津城际高铁正式运营。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中国高铁已不再满足于重要城市间的交通快捷,已经展开了从沿海通道、京沪通道、京港(台)通道到绥满通道、京兰通道、福银通道、青银通道等“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的弘大蓝图。

  以北京到昆明为例,过去乘火车需要30个小时甚至40个小时,高铁开通后两地互达时间缩至10个小时。

  曾几何时,人们为“蜀道难”而叹息,“望山跑死马”的山路成了阻碍中国西部贫困地区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互通的高墙。伴随着西成、渝贵高铁和兰渝铁路等线路开通,偏远不再遥远,中西部贫困地区雄厚的资源优势逐渐转化为当地老百姓的现金红包。

  人们看到,正在向“八纵八横”目标挺进的中国高铁,不仅有力推动中国经济奋力前行,也正在成为推动精准扶贫的先行者。

  “八纵八横”带动扶贫

  说起扶贫,上年纪的人们立即会想到40年前那句名言:要想富,先修路。伴随着这句口号,中国的扶贫之路起步了。

  经历了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贫困人口总数已经降至7000万人,创造了世界脱贫史上的奇迹。

  现有7000万贫困人口,主要分布在中西部的偏远山区、草原以及边疆地区,扶贫难度较大,需要创新举措。落实党中央提出的精准扶贫号召,中国高铁也积极行动起来。

  公开资料显示,“八纵八横”是中国高速铁路网络的规划图。2016年7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中国铁路总公司联合发布了《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勾画了新时期“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的弘大蓝图。

  具体来看,“八纵”通道包括沿海通道、京沪通道、京港(台)通道、京哈-京港澳通道、呼南通道、京昆通道、包(银)海通道、兰(西)广通道。“八横”通道包括绥满通道、京兰通道、福银通道、青银通道、陆桥通道、沿江通道、沪昆通道、厦渝通道、广昆通道。

  根据新修订的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16年-2030年)显示,预计到2020年,全国高速铁路将由2015年底的1.9万公里增加到3万公里以上。

  今年5月份,哈尔滨至牡丹江铁路客运专线爱民隧道出口施工现场处,铺轨机将最后一对500米长钢轨推进线路,线路两侧的工人拧紧螺栓,标志着“八纵八横”高铁网中最北“一横”中哈牡客专全线铺轨完成。此外,渝黔高铁计划今年开建;川藏铁路有了新进展,其他线路亦陆续提上日程……

  今天,当你从空中俯瞰祖国大好河山时,会发现一条条已经建成的和正在加速修造当中的高铁线路。从乌鲁木齐到上海,从哈尔滨到海南岛,中国高铁正以“坐地日行五千里”的速度向着相对偏远地区行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西部地区高铁营业里程已达1.5万公里,占全国的66%。中国高铁,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在为居住在山里、草原、边疆的国民带来了扶贫的曙光。

   西北:丝路高铁

  让瓜甜果香走出“深闺”

  还是让我们实地去看一看高铁给扶贫带来的实例吧。

  由于具有多种地形和气候,西北地区具备着某些东部和南部所不具备的自然资源,瓜甜果香也成为西北地区农作物的重要特征。但那里交通不便,优质瓜果无法运送到具备旺盛需求的东部地区,不得不任由其在地里腐烂,贫困区的西北百姓难以享受到多产多收的喜悦。

  随着通往乌鲁木齐高铁的开通,一直困扰于车皮紧张,纠结于运人还是运货的西北各地铁路局,一下子找到了解决问题的良方,那就是通过高铁运送旅客,压缩传统线路上的客车,腾出运力运送优质农产品。一度远在边疆无人识的农产品正在高铁的助力下走出“深闺”,走向全球。

  兰新高铁的开通运营使既有的兰新铁路货运能力大幅提升,越来越多的新疆优质果品、农副产品搭乘货运专列驶向全国各地。来自阿克苏苹果核心产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5团的职工周丽丽说:“通过冷藏集装箱班列输运菜果,更多果农将受益于高铁发展带来的红利。”

  高铁不光使新疆的优质农副产品得以及时变现而不至于腐坏地头,其带来的密集客流也让西北地区迎来了旅游的春天。以前,从北京坐火车去乌鲁木齐要三天四夜,这使得很多人打消了去新疆旅游的念头。随着兰新高铁的开通,从北京前往乌鲁木齐的时间缩短到了18个小时,为新疆旅游发展注入了新的动能。

  兰新高铁开通运营后,将甘肃、青海、新疆三省区带入了朝发夕至的高铁时代,串起西部沿线最美的风景,也为人们长假旅游提供了最好的目的地。数据显示,今年国庆期间,搭乘高铁前往西北地区的客流量明显增长。从陕西地区,数据显示,今年10月7日,陕西铁路迎来国庆返程客流高峰。陕西铁路发送旅客55万人次,较去年同期相比增加11万人次,增幅25%。同日,高铁客流也呈现出了“井喷”态势,较去年同期相比增长40%,创陕西高铁客流历年国庆之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秦巴山区深处的百姓,限于出行条件致富艰难。2017年底,起于陕西西安,终至四川成都的西成高铁正式开通。这条被外界誉为“中国最穿越”的高铁,将沿线的诸多贫困地区串联起来,一步跃入高铁时代。

  随着高铁的开通,许多沿线的村庄都不约而同地行动了起来。在洋县著名的挂面村五郎庙村,刚刚添置了烘干设备的赵继光解释说:“高铁开了,旅游的人肯定多,往年我做1万斤挂面,今年准备做1.5万斤,就这都害怕不够卖。”

  这样的故事在西北屡见不鲜,2017年7月9日,陕西宝鸡至甘肃兰州高速铁路开通运营。宝兰高铁全长401公里,自陕西省宝鸡市引出后,经甘肃省的天水市、秦安县、通渭县、定西市至兰州市。其中定西被称为甘肃省最穷的地区。因为一年只下几天雨,但是定西又被称为中国马铃薯之乡,宝兰高铁的开通让定西人民看到了通过种植马铃薯脱贫的希望。

   西南:旅游经济

  开辟脱贫快车道

  受益高铁的贫困人口不仅仅只属于西北地区,西南地区的贫困人口也借助高铁踏上了致富大道。

  西南地区地势险峻,大江大河、森里湖泊密布其中。西藏地区孕育了世界第一高峰;四川地区也有享有“峨眉天下秀”美称的峨眉山;云南则独享“风花雪月”文明的大理以及被誉为“世外桃源”的香格里拉;贵州的西江千户苗寨则让人们领略了少数民族的风采……

  一条条通往西南地区的高铁线路陆续开通,使西南贫困地区逐步旧貌换新颜。

  以云桂铁路为例,2016年12月28日,云桂铁路全线开通运营,南宁至昆明最快列车的仅需4小时41分。云桂铁路在方便了广西和云南人民出行的同时,也将云南丘北县普者黑风景区等最具特色的旅游资源呈现给国人,旅游业得到了快速井喷式的发展。截至2017年12月18日,丘北县在2017年接待国内外游客429.9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9.37亿元,直接收入1.12亿元。但到2016年末,丘北县仍有未脱贫人口1.07万户4.64万人。按照这个旅游发展势头,丘北县有望在五年内彻底脱贫。

  今年7月1日,昆(明)楚(雄)大(理)铁路正式开通运营,昆明与大理间实现动车直达。这条高铁开通后,几乎趟趟爆满,节假日期间更是一票难求,这对于促进滇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方便沿线彝白等众多少数民族同胞出行、助力精准扶贫等,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再来看看被称为“地无三尺平”的贵州,贵州地区多为山地和丘陵,加上典型的喀斯特地形地貌,高铁建设的难度更是超出常人想象,例如渝贵铁路全线桥隧比高达75.4%。

  今年1月25日上午7时34分,D8592次列车驶出贵阳北站,历时2小时20分钟到达重庆,标志着渝贵铁路全线正式开通运营。对沿线群众来说,这条高铁的开通,不仅使重庆至贵阳的平均旅行时间从过去10小时缩短至2个多小时,也为西南贫困地区脱贫致富开辟了希望之路。

  作为连接贵州和重庆的“桥头堡”,夏季气候凉爽、空气质量好和原生态农特产品成为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吸引重庆人的三大法宝。

  在桐梓县马鬃苗族乡龙台村,村民杨杰将家里自建的三层楼改建成家庭旅馆,一楼自己住,二三楼腾出六间房十个床位给游客使用。“去年5个月净赚近2万元,今年要把房间再升级改造。”杨杰说。

  地处黔湘桂交界处的黎平,同样是我国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贵广高铁开通,黎平成为珠三角进入贵州的第一城、第一景,黎平县用“高铁旅游扶贫”发展模式,带动贫困群众脱贫致富。全县经济社会发展较之高铁开通前的2013年实现重大突破,2016年,国民生产总值实现80.32亿元,较2013年增长52.4%;旅游接待328.22万人次,较2013年增长193%。

  对于广西凌云而言,高铁“无轨站”则打通了山村致富路。据了解,广西凌云县距离百色市约90公里,是国家级贫困县,通过建设高铁“无轨站”,增强了该县招商引资和旅游产业的吸引力。贵州黎平县依托高铁交通运输优势,运用“高铁旅游 扶贫”发展模式,全县经济发展势头迅猛,较高铁开通前国民生产总值同比增长52.4%。

  从建设扶贫到产业扶贫再到旅游扶贫,中国高铁在点亮“中国制造”名片的同时,也让中国的精准扶贫驶入了时速300公里的高速路。我们相信,随着2020年中国高铁“八纵八横”的全面建成,中国高铁不仅成为促进国民经济平稳增长的先行者,也将书写全国扶贫史上的新辉煌。